太清博客
101月/’124

满文改革:小i

请先看上一篇《满文的助词的写法》【此文实为对当前的建议,所以没有算作改革。】

除了上文中提到的小 i 的转写为 -i,我还有两点改革建议:

1)小 i 的变体 ni 改写为小 i。但规定,如果小 i 前面的单词以 n 或 ng 结尾,小 i 读作 ni。

2)小 i 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与前词连写[......]

深入阅读 »

51月/’122

满文改革:满文排序

本来没想太多有关满文排序的问题,和Sure研究了一下,发现的确这也是个问题。

我们总结了一下,可行的方案有3种。

1. 拉丁字母顺序。这是我支持的方案。现在没有人不熟悉拉丁字母顺序(英文字母顺序)。不管转写的地位和目的是什么,满文按照转写排序我认为是个好方案。任何人查满文的词典就像查汉语和英语的[......]

深入阅读 »

31月/’120

满文改革:韵尾n

韵尾的 n 看起来不太起眼,可是也是有讨论的意义的。

满文里 n 有带点和不带点两种写法。做声母的 n 带点,做韵尾的 n 不带点。例外是,1)独立型 en 要加点【至少是手写体】;2)借词中,词尾的韵尾的 n 要加点。

可是有几个问题:

1)如果一个借词使用的时间长了,变成了“准[......]

深入阅读 »

21月/’120

满文改革:韵尾k

希望你能理解“韵尾”一词。

满文 k 做韵尾的规则是很复杂的。而且,明显有一些是历史遗留问题,不合逻辑,没有道理。

锡伯文对此的改革是,所有韵尾的 k 都用阳性,而且,减少一个字牙【包括词中韵尾和词尾韵尾】。我不赞同减少 k 的字牙。

我有两套改革建议:

方案1)激进[......]

深入阅读 »

21月/’120

满文改革:关于k’、g’、h’

满文字母 k’、g’、h’ 的原型 k’,在蒙古文中也是有的。

以 k 和 k’ 为例,满文 ka 行有 6 个音节:ka ke ki ko ku ku’;k’ 行只有 2 个音节:k’a k&rsqu[......]

深入阅读 »

21月/’120

满文改革:韵尾b

这里我使用韵尾一词,特指满语音节末尾的辅音。【韵尾一词主要用于汉语语音,当然汉语的韵尾可以是辅音也可以是元音。】

满文中不是每个辅音字母都可做韵尾,可做韵尾的辅音字母为:m n ng l r s x b t k。其中,m n ng 是鼻音;l 是舌边音;r 是大舌音;s x 是摩擦音;b t k[......]

深入阅读 »

21月/’124

满文改革:不守规矩的sidershun

单词 sidershun【si•ders•hun】不符合满文的音节结构:音节内部出现辅音连缀。该词与下面的单词同源:siderembi、siderilembi。

也许是由于元音的弱读,导致 r 后面的元音丢失。建议增加元音,更改 sidershun【si•ders&b[......]

深入阅读 »

21月/’120

满文改革:阴性的ku’^与hu’^

满语有几个ku’与hu’写法特殊的单词,太清转写为ku’^与hu’^,也可称为阴性的ku’^与hu’^。

我的意见是,改ku’^ 为ku,改hu’^ 为hu。

21月/’120

满文改革:fa行

借用一个日文中用到的概念:行。

满语fa行的改革涉及到fi、fo、fu、fu’。整体的说,f 改为永远出头。由于 u’ 的改革,没有 fu’ 了。

这和锡伯文的用法是一样的,以后直接使用锡伯文 f 的编码就可以了。

11月/’120

满文改革:tu’

满文tu’实际上读作du’。所以,tu’的改革建议是改为du。这个虽然在前面的文章中提到了,但是我认为,有必要单独再指出一下。

2/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