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清博客
173月/’120

满文是一种全音素文字

满文是一种全音素文字。然而由于其词内连写变形的特殊性,历史上满文创造、改革、教学时,一直按照音节文字来处理。

下面举例说明表音文字的分类(本部分内容主要整理自维基百科):

全音素文字:如拉丁字母、西里尔字母、希腊字母、朝鲜字母、蒙古字母

辅音音素文字:如阿拉伯字母、希伯来字母

元音附标文字:如藏文字母、天城文字母、泰文字母

音节文字:如日语假名


全音素文字是以音素为单位的文字。多数全音素文字采取线形拼写,如拉丁字母从左往右拼写、蒙古字母从上往下拼写。但是也有例外,如朝鲜字母,朝鲜文采取音节块形拼写,每个音节里的字母上下左右排列组合成一个方块字,以便在文章中和汉字整齐排列。

【全音素文字与辅音音素文字的区别:和不标出元音的辅音音素文字不同,它的字母表中除了辅音字母,还有元音字母,用来表示语言中的元音。】

辅音音素文字的字母表只有辅音字母,没有元音字母。所以朗读文章时口中须补上适当的元音才能读出。

【辅音音素文字与元音附标文字的区别:“完全”的辅音音素文字是指文字完全没有元音标示。大部分现代的辅音音素文字,都“不完全”,它们可能有一些元音符号,或者有选择性的附加式元音标记,或二者皆有。元音选择性地标记,并非主流的书写形式,也不是强制性的。而对于元音附标文字的元音符号,则是必须的。】

元音附标文字是以辅音字母为主体、元音以附加符号形式标出的表音文字。其主要特点是:辅音字母自带一个默认元音,一般是/a/,构成一个音节;其它元音字母一般附加在辅音字母的周围(前后上下均有可能),替代默认元音,以改变音节的读音。南亚和东南亚的梵文文化圈普遍使用元音附标文字作为其书写形式。

音节文字是以音节为单位的文字。代表性的有日语的假名。

【音节文字与元音附标文字的区别:两个音节如果有相同的声母,元音附标文字将有相同的基字,通过不同的附标表示音节内有不同的韵母;而音节文字则无相同符号。比如音节/ka/、/ki/,日语片假名写作カ、キ两个截然不同的字符,所以算音节文字,而印地语写作क、कि,都有共同的基字क,所以算元音附标文字。】

【音节文字与音节块状拼写的全音素文字的区别:谚文将表示音素的字母按音节组合起来写成一个方块字,但其实它并不属于学术定义上的音节文字,而和拉丁字母一样属于全音素文字,只不过它的字母排列不是线形拼写,而是依照音节块形拼写而已。比如音节/ka/、/ki/、/ko/,韩语拼写成가、기、고。虽然三个音节都拼写成三个方块字,但是其实三字分别由字母ㄱ/k/和ㅏ/a/、ㄱ/k/和ㅣ/i/、ㄱ/k/和ㅗ/o/拼写而成,而不像片假名写成三个无关的字符カ、キ、コ。

【音节文字与单音节表意字符的区别:在广义上汉字、喃字也可以被称作音节文字,因为它们本身亦为一个字符有一个音节,不过其数量庞大,同一个音节往往对应多个字符。比如音节/ma/对应于汉字马、码、蚂、吗、骂、妈、麻、嘛等多个字符,每个字符都有自己的含义,而/ma/的片假名只对应一个无含义的字符マ。所以汉字、喃字等单音节表意字符不算严格意义上的音节文字。】

满文在创建、改革时,公布了十二字头,传统教学时也按照十二字头教学。十二字头是满文中出现的绝大多数音节(包括开音节和闭音节)【不是全部音节】,其中并没有区分出“辅音字母”。举例说,十二字头里面有na、ne、ni、no、nu、nu’,也有an、en、in、on、un、u’n,但是没有一个字母是n。

这也解释了下面现象:

1)ne左边的点是n的还是e的?按照当时的观点:ne左边的点既不是n的,也不是e的,而是ne的整体的。所以这个点写在ne左边的中间。

2)ne右边的点是n的还是e的?按照当时的观点:ne右边的点也是既不是n的,也不是e的,而是ne的整体的。所以这个点写在ne右边的中间。

老满文改革成新满文,“严格”的按照音节文字处理了十二字头。e、u的点,g的点,h的圈,t、d的区分,zi的特殊写法和变形,j’i、c’i中的圈等等,都是满文的音节文字的体现。

也许,老满文的创建者并没有把满文当做音节文字——因为满文的音节处处体现了全音素文字的特点。但至少,也许是基于满文的词内连写变形的特殊性,满文改革者、学习者、研究者把满文当做音节文字一样处理了。【韩文也很容易被当做音节文字啊!】

另外不能不提的一个证据是,阿礼嘎礼中,表示浊送气音的圈的位置都是基于音节的:比如表示梵文dhu的送气音的圈写在表示u的点【当然,这个点也不是u的,而是du的整体的】的下面,说明阿礼嘎礼字母的创建过程中,这个表示浊送气的圈不是加给辅音d的,而是加给整个音节du的。再形象一点说,梵文的dhu,在满文阿礼嘎礼中表示为duh。

本文的主题是,全音素文字的满文,历史上是被当做音节文字处理的。

当然,现代的学习,已经很大程度的按照全音素文字的方向分析了。

产生的问题是,现在很多满文的学习者在书写满文时,按照全音素文字的方向加圈点,使圈点的位置和历史上的写法产生了偏差。比如如果写gan,表示g的点应该写在a的字牙的右边,使a看起来像e似的。而不是把点写在g头的下面一点点的地方。


发表评论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the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