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清博客
241月/’120

国际音标:严式与宽式

国际音标,读到这篇文章的人应该都知道。但是,很多人对国际音标有误解。

国际语音学学会建议在使用音标时最好框在一对方括号([ ])或一对斜线(/ /)之内。这除了便于读者分辨音标和文字,还牵涉到语音标示的严谨程度,也就是严式标音法(narrow transcription,标示音素用)与宽式标音法(broad transcription,标示音位用)的差别,前者以方括号([ ])标示,后者用斜线(/ /)标示。国际语音学学会之所以这样建议,是因为严式标音法在标注时较不会有模棱两可的情况。

我没有使用一般的严式音标宽式音标的称谓,而是使用了严式标音法宽式标音法音标标音】。国际音标【音标】只有一种,但用法【标音法】有两种。英语transcription,是译音的意思。

比如英语 pretzel 使用严式标音法,音标是 [pʰɹ̥ʷɛʔt.sɫ̩],但以宽式标音法来标示,却可以是 /prɛtsl/ 或 /pretsəl/,两者标示出来的音位在英语里相同,均可视作正确。【是不是你也迷惑过为什么 read 读音像瑞德,而不是(日易),看了上面的严式标音法的音标明白了吧。】

再比如英语 pin 和 spin:

pin 严式 [pʰɪn] 宽式 /pɪn/
spin严式 [spɪn] 宽式 /spɪn/

两个单词中的 p 的读音实际上是不同的【前者送气,相当于汉语拼音p;后者不送气,相当于汉语拼音b】【这是清音不送气,绝对不是清音浊化——多少中国人被误导】,但在英语中送气和不送气是不区分意义的,绝大多数英语母语者【美国人、英国人等等】是不能区分这里的送气和不送气的区别的。

比如,中国人说巴和葩,美国人认为一样,都是pa;法国人也认为一样,都是pa。美国人说ba和pa,中国人认为不一样,分别是巴和葩;法国人能正确分辨。法国人说ba和pa,中国人认为一样,都是巴;美国人能正确分辨。同样说pa,美国人说出来,中国人认为是葩,而法国人说出来,中国人认为是巴。

标示英语、法语的宽式标音法,不需要标明送气或不送气。而标示汉语的宽式标音法,却一定要标明送气或不送气的。

又比如说,要为腮、骚、三、桑注上音标(暂不考虑声调),宽式音标用 /sai/、/sau/、/san/、/saŋ/ 就可以了,类似汉语拼音。而严式音标最起码要写成 [saɪ]、[sɑʊ]、[san]、[sɑŋ],表明腮、三里的 a 舌位靠前 [a],而骚、桑里的 a 舌位靠后 [ɑ]。尾音记成 [ɪ]、[ʊ] 也是为了表明和衣 [ji]、乌 [wu] 里的元音有区别。

严式标音法过于追求细节而导致过于复杂。当然,在语言研究中,这是完全有必要的。而我们在通常使用中,宽式标音法是合适的,同一音位之内的音素变化,在该语言中通常是自然而然的发生的。还要注意,宽式标音法的音标是写在斜线(/ /)之内的。


发表评论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the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