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清博客
21月/’120

满文改革:韵尾k

希望你能理解“韵尾”一词。

满文 k 做韵尾的规则是很复杂的。而且,明显有一些是历史遗留问题,不合逻辑,没有道理。

锡伯文对此的改革是,所有韵尾的 k 都用阳性,而且,减少一个字牙【包括词中韵尾和词尾韵尾】。我不赞同减少 k 的字牙。

我有两套改革建议:

方案1)激进[......]

深入阅读 »

21月/’120

满文改革:关于k’、g’、h’

满文字母 k’、g’、h’ 的原型 k’,在蒙古文中也是有的。

以 k 和 k’ 为例,满文 ka 行有 6 个音节:ka ke ki ko ku ku’;k’ 行只有 2 个音节:k’a k&rsqu[......]

深入阅读 »

21月/’120

满文改革:阴性的ku’^与hu’^

满语有几个ku’与hu’写法特殊的单词,太清转写为ku’^与hu’^,也可称为阴性的ku’^与hu’^。

我的意见是,改ku’^ 为ku,改hu’^ 为hu。

11月/’120

满文改革:第六元音

满文第六元音的问题,一直有着各种各样的争论。

锡伯文改革时,名义上取消了第六元音,可是在k、g、h后还在使用——所以,锡伯文只是取消了第六元音的独立型,限制了其使用范围。

我最初的改革想法是:

1)完全取消第六元音,改用u。
2)完全分化阴性和阳性的k、g[......]

深入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