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清博客
311月/’130

碧云寺的匾额肯定也是假的

碧云寺匾额

无意中看到碧云寺的匾额。哈,厉害,满、藏、蒙文全是乱画的——很明显这个匾额肯定又是假的。假的太明显了。岁月可以使文字丢失、倾斜,也能使笔画出现缺失或稍有变形,但碧云寺的匾额的文字扭曲到如此形状,实属“不易”。几种可能:

1. 假的。

[......]

深入阅读 »

182月/’102

藏文编码思考

Unicode的藏文编码,支持藏文、宗喀文(不丹语言“宗卡”)、锡金文、拉达克文、巴尔蒂文等。总体来说非常优秀。但是,一套编码的制定,要权衡各种力量:传统、政府、党派、宗教、专家等等。也受当时的技术和参与者的理解的局限。

我认为Unicode的藏文编码最优秀的地方就是对堆叠[......]

深入阅读 »

122月/’104

由藏文转写透视转写与音译

现在已经有很多种藏文转写了,每种转写都有其相似点,也都有其合理性。最广泛使用的方案是威利转写(Wylie Transliteration)及其扩展。 但是,仔细研究,威利转写存在很多问题。

威利转写其实不是转写方案,而是一种音译与转写混合方案或简单称之为拉丁化方案。

转写(英:translite[......]

深入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