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清博客
21月/’120

满文改革:fa行

借用一个日文中用到的概念:行。

满语fa行的改革涉及到fi、fo、fu、fu’。整体的说,f 改为永远出头。由于 u’ 的改革,没有 fu’ 了。

这和锡伯文的用法是一样的,以后直接使用锡伯文 f 的编码就可以了。

11月/’120

满文改革:tu’

满文tu’实际上读作du’。所以,tu’的改革建议是改为du。这个虽然在前面的文章中提到了,但是我认为,有必要单独再指出一下。

11月/’120

满文改革:x的词尾型

在满文固有词中,x 可以出现在音节末尾(韵尾),但须处于词中。x 没有处于词尾的情况。所以,x 也没有词尾型。但是,既然 x 可以出现在音节末尾,我们应该把其扩展。

首先,我们增加 x 的词尾型【词尾的韵尾 】。

其次,x 可用于音译的词尾。比如,美国前总统布什(Bush),满语可以音译为 Bu[......]

深入阅读 »

11月/’120

满文改革:元音新格局

经过改革,满文的元音有了如下变化:

满文共有7个元音字母。其中,5个是一般元音字母,分别是a、e、i、o、u。另外2个是特殊元音字母,分别是i’和u’。

1)小i是i的一个特殊独立型,转写为-i。【其中的连字符-代表窄宽不间断空格(NNBSP)。】如abka-i不同于[......]

深入阅读 »

11月/’120

满文改革:i’的独立型和词中型

元音字母i’增加两个形态,一个独立型,一个词首型。这两个形态,不用于任何单词。【因为i’不会独立出现,也不会出现在词首。】但这两个形态可用于语法、表格、文档等处。

11月/’120

满文改革:第六元音

满文第六元音的问题,一直有着各种各样的争论。

锡伯文改革时,名义上取消了第六元音,可是在k、g、h后还在使用——所以,锡伯文只是取消了第六元音的独立型,限制了其使用范围。

我最初的改革想法是:

1)完全取消第六元音,改用u。
2)完全分化阴性和阳性的k、g[......]

深入阅读 »

2812月/’110

满文改革:基欺希

实际上只是“希”的改革。这个改变涉及到的是一个常用的写法。

现在,“希”写作 si。而相关的“基欺”写作 ji/qi。过去,满文的 xi 和 si 都读过“希”。蒙古文也是。

“希&rdq[......]

深入阅读 »

2712月/’110

满文改革:知蚩诗日 资雌思

【前言:之前早有一些想法,前几天在北京时,我对Sure和Sahalin说,我有一些想法,现在看,必然是“毫无用处”,而且会“批判声一片”,但是长远的看,20年内要么大有用处(如果满文繁荣发展),要么毫无用处(如果满文越发凋零)。这里就是我和大家的想法。[......]

深入阅读 »

3/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