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清博客
1411月/’120

护照中的拼音Ü

原本以为按照汉语拼音规定,护照中的ü也是写为ü的。看到了2011年的国家标准《中国人名汉语拼音字母拼写规则》,又同吕姓者确认,2011年前中国护照中的拼音ü都写为u;只要护照中ü写作u的,再续办护照,还是写为u。2011年标准发布后第一次办护照的,&uum[......]

深入阅读 »

22月/’124

满文的盲文

在大宁公园散步时,在大门口发现了盲文的指示牌。突然想到,满文也可以有盲文。

 

满文的盲文的基本字符,应该按照拉丁字母的一般国际标准。所以,基于太清满文转写,盲文的问题基本已经解决。不过,还是要优化一下,减少盲人的使用负担。比如,iya可以省略成ia,uwa可以省略成ua,u&rsqu[......]

深入阅读 »

271月/’120

汉语拼音改革:o和uo

我最初汉语拼音改革的方案里,bo、tuo、wo 一类改作 bo、to、o,而 ou 改作 eu。但是 ou 虽然既像 ou 又像 eu,但是 ou 更合适。这样的话,bo、to、o 就不太合适了。后来看到了王理嘉先生的《〈汉语拼音方案〉与世界汉语语音教学》一文:

“播、泼、摸&r[......]

深入阅读 »

271月/’122

汉语拼音改革:字母名称

《汉语拼音方案》在字母表中,用注音符号标注了字母名称音。在声母表中,用注音符号和汉字标注了声母的发音【或称呼读音,字母在音节中的读音】。这很容易让人误以为声母的发音就是字母的名称,而两个读音并不一样。如字母 d 的字母名称音是dê,声母 d 的发音是 de。这样就造成了字母名称的混乱。我[......]

深入阅读 »

271月/’120

汉语拼音:改革方案

个人认为,汉语拼音方案是所有汉语的拼读系统中,最简单易学的。

我特别欣赏的是声母部分。声母部分贯彻了一型一音,绝不变音,绝不变型的原则。【当然,这些优点的大部分是继承自早期的其他拼读系统。】

1)使用浊塞音代表不送气清音,使用清塞音代表送气清音。汉语的塞音是送气和不送气的对照,欧美大多数语言中是[......]

深入阅读 »

251月/’120

国际音标:满语辅音

【主要参考Sahalin整理的资料。】

满语的塞音(爆破音)和塞擦音(破擦音)都是清音,分送气和不送气。这点和汉语普通话、藏语拉萨音是一样的:区分送气不送气,但不区分清浊。英语、法语、日语等其他语言则是区分清浊,不区分送气不送气【虽然送气不送气方面有各自的习惯,但不区分】。

我国民族研究机构出版[......]

深入阅读 »

241月/’120

国际音标:严式与宽式

国际音标,读到这篇文章的人应该都知道。但是,很多人对国际音标有误解。

国际语音学学会建议在使用音标时最好框在一对方括号([ ])或一对斜线(/ /)之内。这除了便于读者分辨音标和文字,还牵涉到语音标示的严谨程度,也就是严式标音法(narrow transcription,标示音素用)与宽式标音法([......]

深入阅读 »

91月/’120

锡伯文的标点符号

锡伯文习惯使用和汉文一样的标点符号,不使用满文的传统的逗号和句号。不过,在锡伯文出版物中,经常看到美式的引号。即便在汉语中,竖排版时也使用中式的引号【『』和「」】,而不使用美式的引号【“”‘’】。台湾即便在横排时也使用中式引号。所以,就引号问题,希望[......]

深入阅读 »

81月/’120

满文的标点符号

满文在历史上只使用两个标点,即᠈ 和᠉(对应于蒙古文的᠂ 和᠃)。这两个标点没有严格的使用规定,实际的使用相当混乱。同时受汉文的影响,个别满文文章不使用标点。一般说来,᠈ 相当于现代汉文的逗号和顿号,᠉ 相当于现代汉文的句号和冒号等。᠈ 的使用频率高于᠉。

关于现代满文的标点符号的使用,建议在保留[......]

深入阅读 »

11月/’120

捷克拼音

捷克拼音是捷克语和斯洛伐克语拼写汉语拼音的一种形式。是为了方便捷克人和斯洛伐克人能够了解汉语的发音而制定的一套写法。

【也许右面的图片能判断你和我是不是一个时代的人。】

写法规则-声母

下表是汉语拼音和捷克拼音的对照表,左侧为汉语拼音,右侧是捷克拼音。

1/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