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清博客
1811月/’120

訓民正音(全文)

世宗序

國之語音,異乎中國,與文字不相流通,故愚民,有所欲言,而終不得伸其情者多矣。

予為此憫然,新制二十八字,欲使人人易習,便於日用耳。

ㄱ,牙音,如君字初發聲。並書,如虯字初發聲。

ㅋ,牙音,如快字初發聲。

ㆁ,牙音,如業字初發聲。

ㄷ,舌音,如斗字初發聲。並書,如覃字初發聲。

ㅌ,舌音,如呑字初發聲。

ㄴ,舌音,如那字初發聲。

ㅂ,脣音,如彆字初發聲。並書,如歩字初發聲。

ㅍ,脣音,如漂字初發聲。

ㅁ,脣音,如彌字初發聲。

ㅈ,齒音,如即字初發聲。並書,如慈字初發聲。

ㅊ,齒音,如侵字初發聲。

ㅅ,齒音,如戌字初發聲。並書,如邪字初發聲。

ㆆ,喉音,如挹字初發聲。

ㅎ,喉音,如虚字初發聲。並書,如洪字初發聲。

ㅇ,喉音,如欲字初發聲。

ㄹ,半舌音,如閭字初發聲。

ㅿ,半齒音,如穰字初發聲。

ㆍ,如呑字中聲。

ㅡ,如即字中聲。

ㅣ,如侵字中聲。

ㅗ,如洪字中聲。

ㅏ,如覃字中聲。

ㅜ,如君字中聲。

ㅓ,如業字中聲。

ㅛ,如欲字中聲。

ㅑ,如穰字中聲。

ㅠ,如戍字中聲。

ㅕ,如彆字中聲。

終聲復用初聲。ㅇ連書脣音之下,則為脣輕音。初聲合用則並書,終聲同。

ㆍㅡㅗㅜㅛㅠ,附書初聲之下。ㅣㅏㅓㅑㅕ,附書於右。凡字必合而成音。

左加一點則去聲,二點則上聲,無則平聲。入聲加點同而促急。

制字解

天地之道,一陰陽五行而已。坤復之間為太極,而動静之後為陰陽。凡有生類在天地之間者,捨陰陽而何之。故人之聲音,皆有陰陽之理,顧人不察耳。今正音之作,初非智營而力索,但因其聲音而極其理而已。理既不二,則何得不與天地鬼神同其用也。

正音二十八字,各象其形而制之。初聲凡十七字。牙音ㄱ,象舌根閉喉之形。舌音ㄴ,象舌附上腭之形。脣音ㅁ,象口形。齒音ㅅ,象齒形。喉音ㅇ,象喉形。ㅋ比ㄱ,聲出稍厲,故加畫。ㄴ而ㄷ,ㄷ而ㅌ,ㅁ而ㅂ,ㅂ而ㅍ,ㅅ而ㅈ,ㅈ而ㅊ,ㅇ而ㆆ,ㆆ而ㅎ,其因聲加畫之義皆同,而唯ㆁ為異。半舌音ㄹ,半齒音ㅿ,亦象舌齒之形而異其體,無加畫之義焉。

夫人之有聲本於五行。故合諸四時而不悖,叶之五音而不戻。喉邃而潤,水也。聲虚而通,如水之虚明而流通也。於時為冬,於音為羽。牙錯而長,木也。聲似喉而實,如木之生於水而有形也。於時為春,於音為角。舌鋭而動,火也。聲轉而颺,如火之轉展而揚揚也。於時為夏,於音為徴。齒剛而斷,金也。聲屑而滯,如金之屑瑣而鍛成也。於時為秋,於音為商。脣方而合,土也。聲含而廣,如土之含蓄萬物而廣大也。於時為季夏,於音為宮。

然水乃生物之源,火乃成物之用,故五行之中,水火為大。喉乃出聲之門,舌乃辨聲之管,故五音之中,喉舌為主也。喉居後而牙次之,北東之位也。舌齒又次之,南西之位也。脣居末,土無定位而寄旺四季之義也。是則初聲之中,自有陰陽五行方位之數也。

又以聲音清濁而言之。ㄱㄷㅂㅈㅅㆆ,為全清。ㅋㅌㅍㅊㅎ,為次清。ㄲㄸㅃㅉㅆㆅ,為全濁。ㆁㄴㅁㅇㄹㅿ,為不清不濁。

ㄴㅁㅇ,其聲最不厲,故次序雖在於後,而象形制字則為之始。ㅅㅈ雖皆為全清,而ㅅ比ㅈ,聲不厲,故亦為制字之始。唯牙之ㆁ雖舌根閉喉聲氣出鼻,而其聲與ㅇ相似,故韻書疑與喩多相混用,今亦取象於喉,而不為牙音制字之始。盖喉属水而牙属木,ㆁ雖在牙而與ㅇ相似,猶木之萌芽生於水而柔軟,尚多水氣也。

ㄱ木之成質,ㅋ木之盛長,ㄲ木之老壮,故至此乃皆取象於牙也。

全清並書則為全濁,以其全清之聲凝則為全濁也。唯喉音次清為全濁者,盖以ㆆ聲深不為之凝,ㅎ比ㆆ聲淺,故凝而為全濁也。

ㅇ連書脣音之下,則為脣輕音者,以輕音脣乍合而喉聲多也。

中聲凡十一字。ㆍ舌縮而聲深,天開於子也。形之圓,象乎天也。ㅡ舌小縮而聲不深不淺,地闢於丑也。形之平,象乎地也。ㅣ舌不縮而聲淺,人生於寅也。形之立,象乎人也。

此下八聲,一闔一闢。ㅗ與ㆍ同而口蹙,其形則ㆍ與ㅡ合而成,取天地初交之義也。ㅏ與ㆍ同而口張,其形則ㅣ與ㆍ合而成,取天地之用發於事物待人而成也。ㅜ與ㅡ同而口蹙,其形則ㅡ與ㆍ合而成,亦取天地初交之義也。ㅓ與ㅡ同而口張,其形則ㆍ與ㅣ合而成,亦取天地之用發於事物待人而成也。ㅛ與ㅗ同而起於ㅣ。ㅑ與ㅏ同而起於ㅣ。 ㅠ與ㅜ同而起於ㅣ。ㅕ與ㅓ同而起於ㅣ。

ㅗㅏㅜㅓ始於天地,為初出也。ㅛㅑㅠㅕ起於ㅣ而兼乎人,為再出也。ㅗㅏㅜㅓ之一其圓者,取其初生之義也。ㅛㅑㅠㅕ之二其圓者,取其再生之義也。

ㅗㅏㅛㅑ之圓居上與外者,以其出於天而為陽也。ㅜㅓㅠㅕ之圓居下與内者,以其出於地而為陰也。ㆍ之貫於八聲者,猶陽之統陰而周流萬物也。ㅛㅑㅠㅕ之皆兼乎人者,以人為萬物之靈而能參兩儀也。

取象於天地人而三才之道備矣。然三才為萬物之先,而天又為三才之始,猶ㆍㅡㅣ三字為八聲之首,ㆍ又為三字之冠也。

ㅗ初生於天,天一生水之位也。ㅏ次之,天三生木之位也。ㅜ初生於地,地二生火之位也。ㅓ次之,地四生金之位也。ㅛ再生於天,天七成火之數也。ㅑ次之,天九成金之數也。ㅠ再生於地,地六成水之數也。ㅕ次之,地八成木之數也。

水火未離乎氣,陰陽交合之初,故闔。木金陰陽之定質,故闢。

ㆍ天五生土之位也。ㅡ地十成土之數也。ㅣ獨無位數者,盖以人則無極之真,二五之精,妙合而凝,固未可以定位成數論也。是則中聲之中,亦自有陰陽五行方位之數也。

以初聲對中聲而言之。陰陽,天道也。剛柔,地道也。中聲者,一深一淺一闔一闢,是則陰陽分而五行之氣具焉,天之用也。初聲者或虚或實或颺或滯或重或輕,是則剛柔著而五行之質成焉,地之功也。中聲以深淺闔闢唱之於前,初聲以五音清濁和之於後,而為初亦為終。亦可見萬物初生於地,復歸於地也。

以初中終合成之字言之,亦有動静互根陰陽交變之義焉。動者,天也。静者,地也。兼乎動静者,人也。盖五行在天則神之運也,在地則質之成也,在人則仁禮信義智神之運也,肝心脾肺腎質之成也。初聲有發動之義,天之事也。終聲有止定之義,地之事也。中聲承初之生,接終之成,人之事也。

盖字韻之要,在於中聲,初終合而成音。亦猶天地生成萬物,而其財成輔相則必頼乎人也。終聲之復用初聲者,以其動而陽者乾也,静而陰者亦乾也,乾實分陰陽而無不君宰也。一元之氣,周流不窮,四時之運,循環無端,故貞而復元,冬而復春。初聲之復為終,終聲之復為初,亦此義也。

吁。正音作而天地萬物之理咸備,其神矣哉。是殆天啓聖心而假手焉者乎。

訣曰

天地之化本一氣 陰陽五行相始終
物於兩間有形聲 元本無二理數通
正音制字尚其象 因聲之厲毎加畫
音出牙舌脣齒喉 是為初聲字十七
牙取舌根閉喉形 唯業似欲取義別
舌迺象舌附上腭 脣則實是取口形
齒喉直取齒喉象 知斯五義聲自明
又有半舌半齒音 取象同而體則異
那彌戌欲聲不厲 次序雖後象形始
配諸四時與冲氣 五行五音無不恊
維喉為水冬與羽 牙迺春木其音角
徴音夏火是舌聲 齒則商秋又是金
脣於位數本無定 土而季夏為宮音
聲音又自有清濁 要於初發細推尋
全清聲是君斗彆 即戌挹亦全清聲
若迺快呑漂侵虛 五音各一為次清
全濁之聲虯覃歩 又有慈邪又有洪
全清並書為全濁 唯洪自虛是不同
業那彌欲及閭穰 其聲不清又不濁
欲之連書為脣軽 唯聲多而脣乍合
中聲十一亦取象 精義未可容易觀
呑擬於天聲最深 所以圓形如彈丸
即聲不深亦不淺 其形之平象乎地
侵象人立厥聲淺 三才之道斯為備
洪出於天尚為闔 象取天圓合地平
覃亦出天為已闢 發於事物就人成
用初生義一其圓 出天為陽在上外
欲穰兼人為再出 二圓為形見其義
君業戌彆出於地 據例自知何須評
呑之為字貫八聲 維天之用徧流行
四聲兼人亦有由 人參天地為最靈
且就三聲究至理 自有剛柔與陰陽
中是天用陰陽分 初迺地功剛柔彰
中聲唱之初聲和 天先乎地理自然
和者為初亦為終 物生復歸皆於坤
陰變為陽陽變陰 一動一静互為根
初聲復有發生義 為陽之動主於天
終聲比地陰之静 字音於此止定焉
韻成要在中聲用 人能輔相天地宜
陽之為用通於陰 至而伸則反而歸
初終雖云分兩儀 終用初聲義可知
正音之字只廿八 探賾錯綜窮深幾
指遠言近牗民易 天授何曾智巧為

初聲解

正音初聲,即韻書之字母也。聲音由此而生,故曰母。如牙音君字初聲是ㄱ,ㄱ與ㅜㄴ而為군。快字初聲是ㅋ,ㅋ與ㅙ而為쾌。虯字初聲是ㄲ,ㄲ與ㅠ而為뀨。業字初聲是ㆁ,ㆁ與ㅓㅂ而為ᅌᅥᆸ之類。舌之斗呑覃那,脣之彆漂歩彌,齒之即侵慈戍邪,喉之挹虚洪欲,半舌半齒之閭穰,皆倣此。

訣曰
君快虯業其聲牙 舌聲斗呑及覃那
彆漂歩彌即是脣 齒有即侵慈戌邪
挹虛洪欲迺喉聲 閭為半舌穰半齒
二十三字是為母 萬聲生生皆自此

中聲解

中聲者,居字韻之中,合初終而成音。如呑字中聲是ㆍ,ㆍ居ㅌㄴ之間而為ㅌㆍㄴ。即字中聲是ㅡ,ㅡ居ㅈㄱ之間而為즉。侵字中聲是ㅣ,ㅣ居ㅊㅁ之間而為침之類。洪覃君業欲穰戍彆,皆倣此。二字合用者,ㅗ與ㅏ同出於ㆍ,故合而為ㅘ。ㅛ與ㅑ又同出於ㅣ,故合而為ㆇ。ㅜ與ㅓ同出於ㅡ,故合而為ㅝ。ㅠ與ㅕ又同出於ㅣ,故合而為ㆊ。以其同出而為類,故相合而不悖也。一字中聲之與ㅣ相合者十,ㆎㅢㅚㅐㅟㅔㆉㅒㆌㅖ是也。二字中聲之與ㅣ相合者四,ㅙㅞㆈㆋ是也。ㅣ於深淺闔闢之聲,並能相随者,以其舌展聲淺而便於開口也。亦可見人之參賛開物而無所不通也。

訣曰
母字之音各有中 須就中聲尋闢闔
洪覃自呑可合用 君業出即亦可合
欲之與穰戌與彆 各有所從義可推
侵之為用最居多 於十四聲徧相随

終聲解

終聲者,承初中而成字韻。如即字終聲是ㄱ,ㄱ居즈終而為즉。洪字終聲是ㆁ,ㆁ居ᅘᅩ終而為ᅘᅩᇰ之類。舌脣齒喉皆同。

聲有緩急之殊,故平上去其終聲不類入聲之促急。不清不濁之字,其聲不厲,故用於終則宜於平上去。全清次清全濁之字,其聲為厲,故用於終則宜於入。所以ㆁㄴㅁㅇㄹㅿ六字為平上去聲之終,而余皆為入聲之終也。然ㄱㆁㄷㄴㅂㅁㅅㄹ八字可足用也。如ᄇᆡᆺ곶為梨花,여ᇫ·의갗為狐皮,而ㅅ字可以通用,故只用ㅅ字。

且ㅇ聲淡而虚,不必用於終,而中聲可得成音也。ㄷ如볃為彆,ㄴ如군為君,ㅂ如ᅌᅥᆸ為業,ㅁ如땀為覃,ㅅ如諺語·옷為衣,ㄹ如諺語:실為絲之類。五音之緩急,亦各自為對。如牙之ㆁ與ㄱ為對,而ㆁ促呼則變為ㄱ而急,ㄱ舒出則變為ㆁ而緩。舌之ㄴㄷ,脣之ㅁㅂ,齒之ㅿㅅ,喉之ㅇㆆ,其緩急相對,亦猶是也。

且半舌之ㄹ,當用於諺而不可用於文。如入聲之彆字,終聲當用ㄷ,而俗習讀為ㄹ,盖ㄷ變而為輕也。若用ㄹ為彆之終,則其聲舒緩,不為入也。

訣曰
不清不濁用於終 為平上去不為入
全清次清及全濁 是皆為入聲促急
初作終聲理固然 只将八字用不窮
唯有欲聲所當處 中聲成音亦可通
若書即字終用君 洪彆亦以業斗終
君業覃終又何如 以那彆彌次第推
六聲通乎文與諺 戌閭用於諺衣糸
五音緩急各自對 君聲迺是業之促
斗彆聲緩為那彌 穰欲亦對戌與挹
閭宜於諺不宜文 斗軽為閭是俗習

合字解

初中終三聲,合而成字。初聲或在中聲之上,或在中聲之左。如君字ㄱ在ㅜ上,業字ㆁ在ㅓ左之類。中聲則圓者横者在初聲之下,ㆍㅡㅗㅛㅜㅠ是也。縦者在初聲之右,ㅣㅏㅑㅓㅕ是也。如呑字ㆍ在ㅌ下,即字ㅡ在ㅈ下,侵字ㅣ在ㅊ右之類。終聲在初中之下,如君字ㄴ在구下,業字ㅂ在ᅌᅥ下之類。

初聲二字三字合用並書,如諺語·ᄯᅡ為地,ᄧᅡᆨ為隻,·ᄢᅳᆷ為隙之類。各自並書,如諺語·혀為舌而·ᅘᅧ為引,괴·여為我愛人而괴·ᅇᅧ為人愛我,소·다為覆物而쏘·다為射之之類。中聲二字三字合用,如諺語·과為琴柱,·홰為炬之類。終聲二字三字合用,如諺語ᄒᆞᆰ為土,·낛為釣,ᄃᆞᇌ·ᄣᅢ為酉時之類。其合用並書,自左而右,初中終三聲皆同。

文與諺雑用則有因字音而補以中終聲者,如孔子ㅣ魯ㅅ:사ᄅᆞᆷ之類。

諺語平上去入,如활為弓而其聲平,:돌為石而其聲上,·갈為刀而其聲去,·붇為筆而其聲入之類。凡字之左加一點為去聲,二點為上聲,無點為平聲。而文之入聲,與去聲相似。諺之入聲無定,或似平聲,如긷為柱,녑為脅。或似上聲,如:낟為穀,:깁為繒。或似去聲,如·몯為釘,·입為口之類。其加點則與平上去同。平聲安而和,春也,萬物舒泰。上聲和而擧,夏也,萬物漸盛。去聲擧而壮,秋也,萬物成熟。入聲促而塞,冬也,萬物閉蔵。

初聲之ㆆ與ㅇ相似,於諺可以通用也。半舌有輕重二音。然韻書字母唯一,且國語雖不分輕重,皆得成音。若欲備用,則依脣輕例,ㅇ連書ㄹ下,為半舌輕音,舌乍附上顎。ㆍㅡ起ㅣ聲,於國語無用。児童之言,邉野之語,或有之,當合二字而用。如,ᄀᆝᄀᆜ之類。其先縦後横,與他不同。

訣曰
初聲在中聲左上 挹欲於諺用相同
中聲十一附初聲 圓横書下右書縦
欲書終聲在何處 初中聲下接着寫
初終合用各並書 中亦有合悉自左
諺之四聲何以辨 平聲則弓上則石
刀為去而筆為入 觀此四物他可識
音因左點四聲分 一去二上無點平
語入無定亦加點 文之入則似去聲
方言俚語萬不同 有聲無字書難通
一朝
制作侔神工     大東千古開朦朧

用字例

初聲ㄱ,如:감為柿,·ᄀᆞᆯ為蘆。ㅋ,如우·케為未舂稲,코ᇰ為大豆。ㆁ,如러·ᅌᅮᆯ為獺,서·ᅌᅦ為流澌。ㄷ,如·뒤為茅,·담為墻。ㅌ,如고·티為繭,두텁為蟾蜍。ㄴ,如노로為獐,납為猿。ㅂ,如ᄇᆞᆯ為臂,:벌為蜂。ㅍ,如·파為葱,·ᄑᆞᆯ為蝿。ㅁ,如:뫼為山,·마為薯藇。ㅸ,如사·ᄫᅵ為蝦,드·ᄫᅴ為瓠。ㅈ,如·자為尺,죠·ᄒᆡ為紙。ㅊ,如·체為籭,·채為鞭。ㅅ,如·손為手,:셤為島。ㅎ,如·부허ᇰ為鵂鶹,·힘為筋。ㅇ,如·비육為鷄雛,·ᄇᆞ얌為蛇。ㄹ,如·무뤼為雹,어·름為氷。ㅿ,如아ᅀᆞ為弟,:너ᅀᅵ為鴇。

中聲ㆍ,如·ᄐᆞᆨ為頤,·ᄑᆞᆺ為小豆,ᄃᆞ리為橋,·ᄀᆞ래為楸。ㅡ,如·믈為水,·발·측為跟,그력為鷹,드·레為汲器。ㅣ,如·깃為巣,:밀為蝋,·피為稷,·키為箕。ㅗ,如·논為水田,·톱為鉅,호·ᄆᆡ為鉏,벼·로為硯。ㅏ,如·밥為飯,·낟為鎌,이·ᅌᅡ為綜,사·ᄉᆞᆷ為鹿。ㅜ,如숫為炭,·울為籬,누·에為蚕,구·리為銅。ㅓ,如브ᅀᅥᆸ為竈,:널為板,서·리為霜,버·들為柳。ㅛ,如:죠ᇰ為奴,·고욤為梬,·쇼為牛,삽됴為蒼朮菜。ㅑ,如남샤ᇰ為亀,약為句黽鼊,다·야為匜,쟈감為蕎麥皮。ㅠ,如율믜為薏苡,쥭為飯□,슈·룹為雨繖,쥬련為帨。ㅕ,如·엿為飴餹,·뎔為佛寺,·벼為稲,:져비為燕。

終聲ㄱ,如닥為楮,독為甕。ㆁ,如:굼버ᇰ為蠐螬,·올차ᇰ為蝌蚪。ㄷ,如·갇為笠,싣為楓。ㄴ,如·신為屨,·반되為螢。ㅂ,如섭為薪,·굽為蹄。ㅁ,如:범為虎,:ᄉᆡᆷ為泉。ㅅ,如:잣為海松,·못為池。ㄹ,如·ᄃᆞᆯ為月,:별為星之類。

鄭麟趾後序

有天地自然之聲,則必有天地自然之文。所以古人因聲制字,以通萬物之情,以載三才之道,而後世不能易也。然四方風土區別,聲氣亦随而異焉。盖外國之語,有其聲而無其字。假中國之字以通其用,是猶枘鑿之鉏鋙也。豈能達而無礙乎。要皆各随所處而安,不可強之使同也。

吾東方禮樂文章侔擬華夏。但方言俚語,不與之同。學書者患其旨趣之難暁,治獄者病其曲折之難通。昔新羅薛聡,始作吏讀,官府民間,至今行之。然皆假字而用,或澁或窒。非但鄙陋無稽而已,至於言語之間,則不能達其萬一焉。

癸亥冬。我
殿下創制正音二十八字,略掲例義以示之,名曰訓民正音。象形而字倣古篆,因聲而叶七調。三極之義,二氣之妙,莫不該括。以二十八字而轉換無窮,簡而要,精而通。故智者不終朝而會,愚者可浹旬而學。以是解書,可以知其義。以是聴訟,可以得其情。字韻則清濁之能辨,樂歌則律呂之克諧。無所用而不備,無所往而不達。雖風聲鶴唳,鶏鳴狗吠,皆可得而書矣。


命詳加解釋,以喩諸人。於是與集賢殿應教,副校理彭年叔舟,脩撰三問,敦寧府注簿希顔,行集賢殿副脩撰善老等,謹作諸解及例,以叙其梗概。庶使観者不師而自悟。若其淵源精義之妙,則非臣等之所能發揮也。

恭惟我
殿下,天縦之聖,制度施為超越百王。正音之作,無所祖述,而成於自然。豈以其至理之無所不在,而非人為之私也。夫東方有國,不為不久,而開物成務之
大智,盖有待於今日也歟。

正統十一年九月上澣。資憲大夫禮曹判書集賢殿大提學知春秋館事 世子右賓客麟趾拝手稽首謹書


发表评论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the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