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清博客
21月/’120

满文改革:韵尾b

这里我使用韵尾一词,特指满语音节末尾的辅音。【韵尾一词主要用于汉语语音,当然汉语的韵尾可以是辅音也可以是元音。】

满文中不是每个辅音字母都可做韵尾,可做韵尾的辅音字母为:m n ng l r s x b t k。其中,m n ng 是鼻音;l 是舌边音;r 是大舌音;s x 是摩擦音;b t k 是爆破音。

问题出现了,t k 是送气音,b 是不送气音。

看蒙古文,传统可做韵尾的爆破音为:b d g。全是不送气音。

蒙古文的 b,在满文中也是 b。满文另创造了 p。

蒙古文的 d,在满文中对应的字母是 t【有变化】。新满文通过 t 加点分化出了 d。

蒙古文的 g,在满文中作为 k 使用。新满文通过加点、加圈分化出了 g 和 h。

所以,b t k 的问题,是由于老满文改革为新满文产生的副作用。这个并不影响什么。

当年,我问Sure这个问题,Sure毫不犹豫,说清朝人已经解释这个问题了,韵尾的 b 发鼓气音。

我的改革建议:韵尾的 b 改为 p。【例如:abka 改为 apka。】由此产生的连锁反应就是,取消 b 的词尾型,增加 p 的词尾型。


发表评论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the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