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清博客
11月/’120

满文改革:第六元音

满文第六元音的问题,一直有着各种各样的争论。

锡伯文改革时,名义上取消了第六元音,可是在k、g、h后还在使用——所以,锡伯文只是取消了第六元音的独立型,限制了其使用范围。

我最初的改革想法是:

1)完全取消第六元音,改用u。
2)完全分化阴性和阳性的k、g、h。
3)取消原来拼写外来语的k’、g’、h’。
4)阳性的k、g、h仍转写为k、g、h,阴性的k、g、h转写为k’、g’、h’。

可是这样还会面临问题,ku怎么写?加一个点,变成gu了。写成原来ku’的样子的话,u又多了一个词中型和词尾型。还有,像lek是否要处理成lek’?

所以,综合各种情况,我的改革建议是:

第六元音u’读音等于u,只用于k、g、h后。【ku’、gu’、hu’中辅音为阳性。ku、gu、hu中辅音为阴性。】其他情况,u’在单词首,改写为o【u’len -> olen、u’ren -> oren】;u’ 在单词中或单词尾,改写为 u。特殊情况:tu’改写du。第六元音的转写为u’,指明其与u的特殊关系。

关于读音,很多人会有意见,会说,u’的读音不同于u。这也是前面说到的争论之一。可是,有一点,满文中的u’几乎只出现在k、g、h后。也许,当年创造u’的目的也在于解决阴性和阳性的k拼写u的问题,再加上用于转写蒙古文词语。 


发表评论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the CAPTCHA.